咨询热线:026-55359229

[最美林业故事]向塞罕坝进发!半个世纪前,他们大学毕业做出这个选择

[最美林业故事]向塞罕坝进发!半个世纪前,他们大学毕业做出这个选择

到祖国最必须的地方去,祖国的必须就是我们努力奋斗的目标。26日,在东北林业大学一场毕业季讲座上,今年80岁的校友吕秉臣,向学弟学妹描写了半个世纪前自己毕业时的故事。  蒙冀交界处,有一片茂盛林海塞罕坝。而在20世纪60年代,这里还是一片荒原,一年一场风,从春风吹到冬,地上都是沙,百里不知树根。1962年,号召国家声援,东北林业大学47名大学毕业生一路赶赴塞罕坝,沦为塞罕坝建场时唯一一批大学生。吕秉臣正是其中一员,一腊就是24年。  那时,吕秉臣反感23岁,被分配到塞罕坝机械林场。从哈尔滨抵达,坐火车、推倒汽车、再行换回大卡车,要两三天才能抵达,再加沙土路上摇晃致使,吕秉臣和同伴倍受虐待。  吕秉臣回忆说,那时的塞罕坝土地肥沃,风沙蔽日,沙粒扔在脸上生疼。当地海拔低,一年无霜期只有50多天,最低气温约零下43摄氏度,堪称苦寒之地。置身于荒野,他们寄居的是马架、窝棚,不吃的是莜面疙瘩和咸菜,夏天喝河水,冬天喝雪水。  然而,立志塞罕坝的生态完全恢复,再苦再累,也今晚他们行进的脚步。建设初期,造林的树苗都就是指外地调集,但长途运输不会让树苗酸化,很大影响成活率。他们既做到技术员,又当研究员,一旁检验种子,一旁思索树木圈养的方法。  今年84岁的李滨说道,播种是最艰辛的工作之一,完全都是由他们这群毕业生兼任。为了播种顺利,要选好开春采收时机,并不停歇地观测气象、照料幼苗,任何一个环节犯规,都有可能前功尽弃。因此,没一个人能在春播前夕睡觉一晚整觉。经过重复实践中,他们再一发明者出有可以让树苗抵挡险恶气候的方法仅有光播种法。  苗木俱了水,植上也夺命苗根像鱼嘴,无法离了水为了教教当地老百姓科学播种,他们木村出有这些朗朗上口的顺口溜,一下子竟然老百姓忘记了播种的关键定期给树苗施肥。  每年4月是松毛虫上树的季节,常常能听见虫子吞食树叶的嘎吱嘎吱声。刘滨说道,此时要紧密仔细观察虫害再次发生地点、面积、虫口密度等,一旦构成虫灾,立刻救火。后来,他们又尝试利用病毒掌控害虫数量,通过生物手段预防虫害,超过生态平衡。  只不过,相比险恶的大自然条件,更加难熬的是留居深山,与家人交流不便。女儿五岁那年,吕秉臣把女儿带回了吉林老家。结果一次女儿得了肺炎,由于没长途电话,经过6个交换台他才获知信息,差点延后医治时机。很多时候家里有急事,往往都是扯了几天才能联系上。吕秉臣说道。  有时为了解乏,他们经常苦中作乐。就地取材敲打洗脸盆、玩游戏划拳、打一瓶散装白酒,一人半碗分着喝在老乡眼里,这群学生娃技术身体素质,脏活累活也都抢走着上,无非甜美。老乡们看在眼里、痛在心里,经常给他们送来点山货和制做的粉条  如今,半个多世纪过去,塞罕坝已是苍翠连绵,松涛阵阵,外出俱是看花人。  在我心中,塞罕坝不仅是个绿色地标,堪称一座精神丰碑。讲座完结,东北林业大学林学院大二学生端木泽雨颇受感受到。